快捷搜索:

走出国门到环法终点 中国环法第一人花了7年

环法比赛结束的第三天,计成出现在了首都机场,看到十几位前来接机的朋友,他微笑着将手伸进了行李包,“我带了一个好东西回来。”一个红色的灯笼被他提在了手中。计成的朋友们都会心地笑了起来。

这是环法大赛对成绩垫底者的特殊奖励,22支车队共198名车手,最终只有164人骑到了终点。

计成的总成绩是最后一位,但在所有中国自行车运动员中,他是第一名,多少人多少年的环法梦想,在这个黑龙江小伙身上实现了。

崎岖环法

从“惊恐”到“骑一辈子不停都行”

让人提心吊胆的签证

对于每一位职业自行车手来说,环法是个梦,就像斯诺克球员眼中的克鲁斯堡。这个梦,在计成及其前辈们的脑海里曾无数次出现。直到今年的某一日,它触手可及。

“官方消息发布的前一天,我才知道自己进入了环法阵容。”尽管经历了前年的环西和去年的环意,环法不再遥不可及,但当那一刻真的到来,给计成带来的却是非同寻常的感觉———他将此形容为“惊恐”。“因为我的签证还没有拿到。当时是高兴的,但又紧张,我想着努力这么多年终于确定下来能去了,一旦签证没有下来我去不了,这个事情就是个笑话。假如那样的话,我不知道打击有多大。”谢天谢地,笑话和打击没有到来,“我们7月1日的飞机出发,直到6月31日下午4点,我才拿到了签证。”

开局不错,媒体汹涌

今年的环法从英国利兹发车,每支车队9名车手,每个人的分工都有不同,计成的角色还是跟以前一样,有外国记者给他起了个绰号———“兔子杀手”。“干的基本上是最苦最累的活。我要控制集团的行进速度,还要把突围选手(这就是”兔子“)给追回来,到了高山赛段,你还必须等待,等待车队的冲刺手基特尔和德根科尔布,他们两人的爬山能力不是特别好,即使我在前面的集团也要停下来等他们,帮他们一起留在这个集团里面,最后在规定的关门时间之内完成比赛。”

让他痛苦不堪的,还有接踵而至的采访。计成在欧洲媒体中引起的轰动,远比国内媒体来得激烈。他在《骑行家》杂志的专栏上叫苦:“比赛还没开始,各路媒体就纷纷前来采访了,我就像复读机一样不断地重复同样的答案。我的天啊,谁来救救我!”

环法大赛走到了第101届,每一届的骑行路线都不相同,今年的天气和自然条件更恶劣,刮风下雨,还要穿过不少石子路。另外,全程21站,只有一个个人计时赛段,每天都是与对手短兵相接。而第一个休息日在第10赛段之后才到来,这比往年又延迟了一站。经验丰富的老车手们纷纷叫苦不迭,对于计成这样第一次参赛的选手而言,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捷安特。禧玛诺车队的目标是获得赛段冠军,头号车手基特尔最擅长的是平地赛段的冲刺,在揭幕战他们就实现了目标,第三赛段从剑桥到伦敦,没有任何爬坡点,计成和他的队友们护送基特尔到了最后1公里,后者再次夺魁。

早早完成了车队交予的任务,计成在熬过了第一周后,压力卸掉了一大半。“第二周更多是山地的较量,我们没有团队目标,单纯完赛就可以了,想想还挺享受。”

来自队友甚至对手的鼓励

但比赛进入到后半段时,意外出现了。一天早上,计成的膝盖无意中碰到了酒店的花坛,当时毫无感觉,直到第三天,才感到有一丝隐痛。计成以为,这是连续作战引发的劳损。但到了第15赛段,从发令枪打响开始,他就发现疼痛难忍,坚持到最后一个山头,只觉得整个左腿已经失去了力量。“它就像突然用一个锤子打在你的膝盖外侧一样,这一瞬间的疼痛让你失去了知觉。”

最后一个爬坡点之前,计成的左腿出现痉挛,加上一名队友摔车退赛,他的意志一度发生动摇,“当时有一瞬间,我想过要放弃。”是身边的人将他推到终点的,推车的人中,有队友也有对手。“他们让前面领骑的稍微慢一点,一旦发现我失去力量就推我一把,我缓了一会儿之后又继续自己蹬,蹬不动了又有人来推我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